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杨显匡  >  综合新闻
惊骇 中共为何纵容制毒贩毒 不看绝对不知道

63156

惊骇 中共为何纵容制毒贩毒 不看绝对不知道
                                                                                ——横河:中国毒品问题根子何在3


【阿波罗新闻网 2015-07-10 讯】

对西方毒品的问题,网上销售它不管,对他们要求调查合作也不理会。对国内整体的毒品问题它是不重视的,在警方不是严打的时候、不是大规模抓的时候,它就视 而不见,地方当局也是纵容的。西方记者都已经注意到在中共关注名单上,一个村庄要求的选举和罢免一个贪腐的官员的事情,要比一个村庄全村都在制毒,就是制 造中国1/3的毒品的村庄的问题来说,他们认为要求选举的村庄的问题要严重得多。最重要的维稳力量,过去至少在10多年,第一个针对目标就是法轮功



打击和放行同步进行;何时打;何时放;
横河:打击和放行同步进行。另外一个就是说打击,它打击很凶的,毒贩子一旦被抓住以后判死刑,毫无疑问的,就是说它对这种被抓住的毒品贩毫不留情,它的判死刑的量刑标准要比西方很多国家要松的多,就是说在西方国家可能不会被判死刑的,它在这里就要判死刑。
另外一个就是对于吸毒的人,它的手段是非常狠的。现在大家都知道劳教所解散了,劳教所就转成了戒毒所。在戒毒所里面关押的那些吸毒犯的那个待遇,在世界上 都已经说了是臭名昭著的戒毒所,名声可能跟当年的劳教所一样坏,就是说对在里面被戒毒的人如何虐待,甚至酷刑都有。也就是说它并不会放松对这些小毒贩的,或者是吸毒人的严厉打击;但是另外一方面,它确实在这个出口上面,兜售合成毒品方面是管得很松,或者根本就不管的
所以这里就是有两个方面的问题,对西方毒品的问题,网上销售它不管,对他们要求调查合作也不理会。对国内整体的毒品问题它是不重视的,在警方不是严打的时候、不是大规模抓的时候,它就视而不见,地方当局也是纵容的
但是一到运动性的严打的时候,要完成指标抓人的时候,它都有指标的,要抓人的时候,对一般的毒贩和吸毒者它就是绝不手软的。这种情况是同步存在的。普遍的 不管,就是平常它不管,主要的问题在于它认为毒品对于中共的统治来说,不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所以它不会去花大力气去管。
主持人:当时那个记者去采访张磊这个公司的时候,张磊的妈妈就坐在那个公司里面,然后张磊妈妈说:“我们这个公司是合法注册的,我生产的是化学产品,我不 是生产毒品,至于这个客人买了这个产品以后干什么,跟我没有关系。”那我觉得这个理由如果成立的话,那世界上所有的毒贩是不是都可以拿这个理由来给自己说 呢?
横河:世界上所有的毒贩都没有机会这样说,只有在中国才有机会这样说。这种原材料的管控,化工管控是非常非常严格的,这个只有在中国是不严格。但是不严格的原因,我倒是不觉得是中国在这方面没有能力去管,而且是故意不去管。
毒品有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或者是检测的方法?
横河:本来它是有公认的标准,现在的问题对西方国家比较困难的,其实在报告也提到,它会把化学成分稍微改变,稍微改变一下以后就跟原来的结构不一样,这就不在监管的名册上。就钻这种空子,它的变化速度非常快,所以西方国家觉得有点跟不上。
还有一个中国跟得更慢,使得西方国家已经确认了,至少是管制化学产品了,在中国不进行管制。这个我觉得可能是有(这个)意思:我不管,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 问题。这个问题像水涨船高一样,监管不断发现新的然后去限制它,制造的就不断发明新的来突破它的限制,这个法律上始终是存在的。
但是国际应该基本上有统一的标准,禁毒的机构有一个统一标准。比如说在这个国家已经被确认,其他所有国家应该照做,而不应该说在我们国家还来不及,这个立法你说来不及是不可能。因为立法不立到具体的化学产品,化学产品应该是禁毒机构就有权利去规定。
中共维稳:选举比直读重要
这种不去管完全是一种藉口,因为对于中共来说,只要它需要它可在3天之内、5天之内有立一个新法;如果它不需要的话它可以拖10-20年它都不去立法,这完全是主观意识,就是它想做还是不想做。
《纽约时报》有一篇报导就谈到这件事情,乌坎也是(位于)陆丰(这个)制毒的大县,当乌坎村民起来要求村民自治的时候,要求自己选举的时候,几千名警察经过制毒的村庄匆匆赶到乌坎去镇压,对于他们路过可能是世界著名的制毒村却视而不见。
也就是西方记者都已经注意到在中共关注名单上,一个村庄要求的选举和罢免一个贪腐的官员的事情,要比一个村庄全村都在制毒,就是制造中国 1/3的毒品的村庄的问题来说,他们认为要求选举的村庄的问题要严重得多。这个连西方国家都已经看出来,这确实在中共的眼里哪个更重要,是不是危及到它的 统治有直接的关系。
中共本身并不禁毒
横河:第一我刚才讲过,中共它本身并不禁毒,它在延安就生产毒品。它为什么要在49年禁毒呢?因为它把毒品说成了资本主义或者是没落社会的特点,它要让人 觉得这是代表新气象的,所以它当然要禁毒。而且中共当时是用非常强硬的手段,贩毒也就是杀,所以杀掉不少以后来源又被中断,当然就没有了。但是完全杜绝是 没有过,文革时候这么严格在云南边境地区仍然有贩毒。
死灰复燃它有几个因素,一个是世界毒品中心确实在金三角地区,很长时间在金三角地区。中共改革开放以后,实际上它把精力放在大家赚钱上,要求大家要放弃道 德、要放弃对民主自由的追求、要放弃对中共的异见,其他你做什么它都让你做,因此毒品就在这个时候,它实际上就泛滥起来。
并不是你宣称你是社会主义国家,你毒品自然就不是问题了,这不可能是这样。中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管慢慢就扩大起来,扩大起来以后这个模式就改变了,就是金三角现在的模式,有大批的毒品是经过中国南方地区过境的。过境以后,当然就有一部分就会留下来被人用。
这样发展起来就有很多利益集团卷进去,打击的往往不是毒品集团背后的大财团。因为毒品肯定要有很雄厚的资金,打击的往往是最底下贩毒的人和吸毒的人,这个可以随便枪毙。但是真正在后面控制的大财团,肯定它不会触及的,这样一来中共就没有去管它,就把它放任了。
中共的政绩考核是法轮功
另一方面中共维稳的力量,它的对象当中它有轻重缓急之分,因为维稳的力量是有限。最重要的维稳力量,过去至少在10多年,第一个针对目标就是法轮功,这个 它用掉维稳力量的绝大部分,资金、人力是绝大部分。后来就扩展到其他的宗教信仰,然后维权人士、上访人士,还有监控网络言论这方面是放它最大的力量。
在这过程当中,中共实际上是某种程度放任毒品的泛滥,至少它没去管。因为它不把它作为重要因素来管,当然警方也不重视。你不管,哪个警察自己没事找事情去 管?因为它不会把这部分当作官员或地方政绩的主要指标。你看哪个地方打击毒品作为政绩的主要指标?都是看有多少人上访,有多少人还在炼法轮功,把这个作为 打击目标,这是一方面。
毒品只是其中之一;最终的问题还是中共统治
另外一方面这跟整个大环境是有关系。在一个到处是毒品的地方,什么都是毒品。真正的毒品,吸毒的毒品只是占一部分而已。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在1946年,发表一则社论叫《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中共统治到现在这个时候,整个中共集团已经腐败,人的道德崩溃了,是中共的推动下道德崩溃了,在它的统治下到处都是毒,水、空气、大米、食物都是毒的,这么多都是毒的,毒品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这已经不是单独的问题,如果是一个单独问题的话,它可能容易解决,但是作为中共统治下的,所有毒的问题当中其中的一个,你要单独解决,它肯定解决不了。所以最终的问题还是中共统治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摘自希望之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11/15 09:44:03 PM
人造冤假错案,搞秘密精神控制人体实验,关注王焰——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