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杨显匡  >  世事评论
中共法制办称追究决策失误或是针对江泽民

57092

11月6日,有中共国务院法制办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一旦重大决策失误造成损失,要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分析认为,这或许是在释放针对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信号。江泽民曾强行上马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这两大工程都被视为祸国殃民,耗费惊人。


11月6日,有中共国务院法制办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一旦重大决策失误造成损失,要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分析认为,这或许是在释放针对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信号。江泽民强行上马的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被指祸国殃民,耗费惊人。图为北京市内的运河

官方称追究官员决策失误 或针对江泽民
11月7日,中共喉舌报导,在11月6日举行的一场“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如何理解四中全会决定要求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

报导称,中共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袁曙宏表示,“乱决策、违法决策”等情况经常发生,一旦决策失误造成损失,就要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调走了不行,退休了不行,辞职了也不行”,都要“追究清楚,一查到底”。

分析认为,中共国务院法制办官员的这番表述所释放的信号,或是针对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都是被江泽民强行上马的,都被视为祸国殃民,耗费惊人。

江泽民强行上马三峡工程
三峡工程在上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专家的质疑、反对。但1989年刚刚踏着“六四”爱国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于巩固其领导地位,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

1989年7月22日,上任不久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首个出访视察目的地就是长江三峡坝址。

1992年3月18日上午,中共人大党组和中共政协党组召开“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讨论三峡工程决策。会议由李鹏主持,然后由江泽民主讲,江整整讲了两个小时。

1992年4月2日,中共人大投赞成票的共占出席人数2633人的67%,反对、弃权和退出投票的866人,占33%。反对票和弃权票之多,在中共建政后投票史上是破天荒的一次。

旅德著名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博士撰文披露,没有江泽民的顽固坚持,三峡工程是不可能上马的。

王维洛质疑,1992年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为571亿元人民币。到了2008年底,三峡工程的总造价已经突破2000亿元人民币,而且升船机工程还没有建造 完毕。三峡工程资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电费中支付的三峡基金,这是中共国务院特别为三峡工程开征的特种税,不用还本也不用支付利息。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从 571亿元增加到2000亿元,这些钱都流入了谁家的口袋?

自从三峡大坝开建以来,不仅滋长了大量腐败问题,而且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高温、水灾、鄱阳湖几近干涸等灾难接踵而至。

今年3月份,三峡集团公司高层出现人事大地震:董事长、总经理双双被免,再次引发民众对三峡工程腐败黑幕的关注。外界认为这释放了倒江泽民的强烈信号。

江泽民强行上马的南水北调工程被指危害更大
除了三峡工程,江泽民还力主批准并匆忙上马了南水北调工程,耗费高达5000亿元,但被外界指危害比三峡工程更大。

据王维洛披露,2001年北京取得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打着为北京奥运会提供清洁水的旗号,江泽民力主批准南水北调工程急急忙忙上马。这个工程有三条调水路线,即东线、中线和西线方案。南水北调工程比三峡工程大2.5倍。

随着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工程自2002和2003年相继开工,有关专家和环保部门不断地发出警告,指工程会严重破坏流域生态环境,水质也会迅速恶化,发生 严重水污染问题。早在2006年,淮河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所就提出,东线工程可能会使干线水质迅速恶化,发生严重水污染事件。

王维洛表示,为了把10亿立方米/年的水(相当于永定河的流量)引入北京,引水渠道要横穿中原700多条自然河流,打破这些河流的自然规律。其隐患比三峡更大、威胁的面积更广,很有可能成为中原大地的灾难根源。

今年6月份卸任的中共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发表署名文章,罕见点名批评包括南水北调在内的调水工程,文章表述了不当调水引发的生态灾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