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杨显匡  >  善恶分明
与王治文同在冤狱的一段日子(图)

56315

与王治文同在冤狱的一段日子(图)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近 日看了王治文从北京前进监狱释放后被直接劫持到昌平洗脑班的报道,也看了王晓丹回忆父亲的电视专题《父爱如山》,不禁让我回忆起在监狱里和王治文朝夕相处 的几年时间,特把这些回忆的片段写出来,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和关注王治文的遭遇,早日减轻和制止中共对他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治文和女儿王晓丹
王治文和女儿王晓丹

我最初知道王治文,是在清华大学辅导站开会时,听站长提到他的名字。那时知道他是法轮功研究会的负责人之一。后来邪党迫害大法,把研究会的几人非法判重刑,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和李昌、纪烈武、姚洁一起被非法判刑的场面。他被判的是16年重刑。

2002 年3月我被劫持到前进监狱九分监区服刑,那时的监狱刚把所有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九分监区,王治文、李昌和纪烈武都在这个监区。我第一次对王治文的印 象,是感觉他很轻松乐观,那时我在经过王治文的监舍时听到有人谈笑风生。别人告诉我那是王治文在跟大家讲话。后来我陆续被调了几个监舍,最终和王治文被关 押在一个监舍,并且床对床和他相处了几年时间。

王治文是一个很宽厚的长者,高高的个子,因为在监狱做奴工和长时间坐板凳,略微有点驼背,读 书时戴一副花镜,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微笑,给人一种亲切放心的感觉。他平时的话不多,即使说话,也是温言委婉,总是在为别人着想,从不与人争辩。他知识阅 历很丰富,有时聊到高兴处爽朗开怀。和他相处,让人受益良多,感觉很轻松踏实。监狱里生活单调,经常长时间坐板凳,他利用这些时间博览群书,特别对一些文 言古书和传统文化的内容情有独钟,有时他也会拿出笔墨来练习书法,或者在周末休息时间下几盘棋。他对象棋和围棋均有一些研究,但并不入迷,仅为陶冶性情而 已。在监狱这样一个压抑人性的地方,感觉他一点也没有被压垮,反而很高大,在他周围我自己心中的一些苦闷也消解多半。

和他相处的时间长了, 也慢慢了解到一些在我到监狱之前他所遭受过的迫害。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监狱在中共江泽民团伙指令下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他曾被戴上 很沉重的镣铐,长时间被包夹、被剥夺睡眠。他的牙很多都掉了,吃馒头要用稀饭或者热水泡着吃,可能也是在那个期间被迫害殴打的结果。后来他也一直是被监视 迫害的重点人物,监狱专门指派包夹跟随监视他,每天汇报他的情况,因此我对他被迫害的情况并没有多问,也是怕给他带来麻烦。

在中共监狱里做 奴工是家常便饭,九分监区什么样的奴工杂活儿都干,挖沟、背沙子、平整土地、种豆子和蔬菜、种树、浇水除草、扫监狱大路、包糖、做艾灸、挑豆子、剥洋葱、 冬天扫雪、夏天雨后扫水等等。有些奴工很耗体力,很累人,王治文的年纪快60了,有时分配的活儿比年轻人还多,干的浑身的囚服都湿透了。

虽然受了很多苦,但他的脸上总挂着微笑,那种坚强是来自内心的力量,不是硬挺着能做到的。

王 治文对女儿王晓丹十分牵挂,他前妻曾经从美国回来,历尽周折才被准许到监狱探望他,并给他捎来了女儿的信,他看了又看,十分的珍惜,他还专门用树枝给女儿 做了一个纪念品,在接见亲属时送了出去。监狱里对通信管制得很严,每个月只有几次机会打几分钟电话,并且打不了国外的号。他女儿在美国,十几年来他都没有 办法和女儿直接通电话。

这次他从监狱被释放,本来应该回家和亲人团聚,然而中共又把他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还在他的家周围安装监控摄像 头,这些都说明对他的迫害并没有放松一点儿。因为他以前是法轮功研究会的负责人,因此中共把他看作是一个符号,让他遭受了很重的迫害,十五年的冤狱不是几 句话和几篇文章能记述得了的。

到现在为止,和他一样曾经是法轮功研究会负责人的李昌已经快80岁了,但还是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王治文本人出狱也被送进了黑监狱强制洗脑,这说明对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还没有停止。

在中国,对社会最有益的人正在遭受最严酷的迫害。一边是善良、宽厚的修炼人,另一边是中共的污蔑、构陷、牢狱和酷刑。这场迫害残害的不止是法轮功学员,而是中国社会的良知,因此希望更多的人都能关注王治文的遭遇,关注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共同发出声音,制止解体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王治文和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早日获得自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