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杨显匡  >  诗词、文章
荒唐的岁月:四个“现行反革命”

56300

荒唐的岁月:四个“现行反革命”


作者:老樵

时间:1969年春夏交替的时候。
地点:寿县堰口集街口。
场面:临时用黄土垫起一个约有两尺高,三、四十平方米这么大的土台子。用竹竿搭了一个门脸架子,左右白纸黑字写着:“阶级敌人亡我之心不死、革命群众时刻 提高警惕!”横幅写着“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土台下摆放着的一块一米见方的的牌子,上面画着一个红鼻头、大门牙、白头发的人物半 身像,标注的是“叛徒、内奸、工贼、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最大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刘少奇”
有几十个人全被死刑犯一般地反剪双臂五花大绑,跪在“刘少奇”两边,各人胸前挂着一个白纸黑字的大牌子,写着他们的罪名,不外乎“地主”、“富农”、“坏分子”、“右派”、“三反分子”、“流氓”、“现行反革命”等等。
宣布开会了,劣质麦克风由于音量调节不当而时时发出尖锐的噪音,刺得人脑袋发炸。“主席台”上的“领导”站立起来,把“红宝书”捧在胸口,先领头作了一番 时下风行的“四个首先”,无非是先念一通“敬祝我们最最亲爱、无限敬仰的,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伟大的导师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 寿无疆;再祝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我们的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身体健康、永远健康!”之类的祷告词,再念诵几段有所指向的“最高指示”,接下来便是义愤填膺地 痛骂一通刘少奇,又联系到现时现地“阶段斗争”的新动向,把台下跪着的“牛鬼蛇神”再骂一遍。
“大批斗”开始,跪着的人受到的指责不外乎“抗拒改造”、“蠢蠢欲动”、“妄图变天”以及“人还在,心不死”,犹如挂在屋檐下的洋葱一般。批判者说这些人 不仅是刘少奇的小爪牙,而且还是蒋介石的狗腿子、“苏修”的内奸,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叫“广大贫下中农”与他们坚决划清界线,只管斗争批判,绝不手软、绝 不容情。他们还宣称一定血战到底,不获全胜誓不收兵,还大喊口号“打倒四类分子!”、“消灭牛鬼蛇神!”、“坚决镇压反革命!”“阶级敌人不投降,就叫它 彻底灭亡!”
按当地农事,在麦熟之前,本当是整理水田,莳秧插稻的大忙季节,可是为了贯彻执行毛泽东“千万不能忘记阶级斗争”的指导思想,成立不久的公社“革委会”还 是召集了各个大队的“代表”前来“接受阶级斗争教育”。站在台下做看客的“代表”们说,今天挨斗的,其实大多数人都熟悉,从建政以后每次搞运动,都是他们 挨绑、罚跪、挨斗,都是“老运动员”了。只是四个“现行反革命”倒显新鲜。
“现行反革命”甲:堰口集西头的一个生产队长。罪由是,为了给生产队布置“毛泽东思想大课堂”,到街上花一块多钱买了一个毛的瓷像,居然用一根绳子系住毛的脖子,拎在手里大模大样地在街上走,没走两分钟就被“革命群众”抓住了,扭送到了“革委会”。
“现行反革命”乙:堰口集南头的一个老社员,到街上花一毛多钱买了一张毛的画像。卷好了放在一个马头篮子,然后擓了篮子在大街上走。有人发现,他的篮子里还有一把新尿壶!把“红太阳”和夜壶放在一起,这不是侮辱毛主席么?于是,被“革命群众”抓住了,扭送到了“革委会”。
“现行反革命”丙:住在堰口集路边的一个孤老头,一间茅草庵,做饭睡觉都在其中。他家的“毛泽东思想大课堂”供的是毛的石膏像,被炊烟熏黑了,老人用湿毛巾一擦,竟把鼻子擦没了。老人害怕,只好把石膏像弄碎了,埋到菜园里去,被“革命群众”抓住了,扭送到了“革委会”。
“现行反革命”丁:乃是我插队的那个地方的一个农妇,她把一根缝衣针扎到了她家“毛泽东思想大课堂”毛的画像上面。被“革命群众”发现了、抓住了,扭送到了“革委会”。
四个“现行反革命”当然是这次批斗会的重点。四个人都是纯粹的土人、老实的农民,他们什么都不懂,心中只有恐惧,在“坦白交代”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现行反革命”甲说:“我当时混了蛋了,确确实实没在意,我罪该万死,我请罪……”
“现行反革命”乙说:“俺不是故意的,俺不识字,没有文化……”
“现行反革命”丙说:“要杀要刮随便吧,我反正是活够了,请你们现在就给我一枪……”
“现行反革命”丁说:“俺娘婆二家都是三代贫农啊……”
台下,观众们总是为四个“现行反革命”笨拙的语言发出一阵阵哄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4/14 08:51:42 P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