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杨显匡  >  善恶分明
江泽民上台后大陆色情业猖狂泛滥黑幕

54885

道德危机:沉沦的民族魂(2)

金钱至上引发诚信危机


政治运动多了,人们希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没有错。人们穷怕了,想要去多赚钱,这也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一个统治者引导人们一切向钱看,而又拒绝民主言 论自由和媒体监督,禁止民间的宗教信仰,让所有人只是去捞钱享乐,这样的社会就将变得非常可怕。没有舆论、信仰、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为了钱人们就可以不择 手段,无恶不作,长此以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将荡然无存。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人们最关心的社会问题是“腐败”,而最关心的道德话题就是“诚信”。江泽民把一个国家变成失去诚信的社会,到处弄虚作假,造成人人自危,他是真正在葬送一个民族的未来。

举个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食品问题为例。江泽民执政以来,从假烟、假酒、冒牌商标,发展到毒米、毒油、毒茶、毒火腿,早已越过了“再缺德也不能下毒”这个古老的禁忌。

在安徽阜阳农村,自2003年以来100多名婴儿陆续患上了一种怪病,而令人意外的是,导致这些婴儿身患重病甚至夺去他们生命的竟然是他们每天都必须食用 的奶粉。长期食用这种劣质奶粉的婴儿,头大身子小、身体虚弱、反应迟钝,并伴有大面积皮肤溃烂、内脏发育肿大,被称为“大头娃娃病”。仅阜阳市出现营养不 良综合症的婴儿有171人,因并发症死亡的有13人。许多患“大头娃娃病”的农民家庭,为了给孩子治病,几乎花费掉了所有积蓄,有的甚至变卖了家产。不少 家庭因为没有经济能力,不得不放弃治疗,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

害死婴儿的“毒奶粉”事件,表明缺乏诚信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最严重的道德危机。

诚信问题影响的却不只是现在。目前,中国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约有3.67亿,占总人口的28%。他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不讲诚信的环境中,对他们自己、对民族的未来,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职业道德的堕落

当江泽民把人们都引向赚钱享乐而又拒绝言论监督和宗教信仰的道德约束时,人们也就开始去偿还代价了。其中,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就是整个社会的职业道德的全面堕落。

看医生要递红包,孩子入学要交红包,打官司要给红包,记者写新闻要收红包……金钱把一切天生的职业道德污染了;正常的社会运作模式被破坏了;旧有行
业的职业道德变坏了;新生行业的职业道德根本就没有一个健康发展的环境,一出生就已经被污秽包围了。

2004年7月全国卫生系统纠风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公布,当年上半年全国共查处医药购销中的违法违纪案件184件,涉案金额约658.39万元,受党纪政纪 处分103人,移送司法机关案件88件;查处乱收费金额约3392.08万元,340人因乱收费问题受到处理。另外,查处收受“红包”问题223 件,113人因收受“红包”受到处理。这是被查处的,没有被查处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而司法部门的堕落更让人胆战心惊。2005年6月北京市检一分院披露,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法院行政庭原副庭长李同文等15人,通过互联网买卖手枪30支、 子弹1000发,人前捍卫着法律的尊严,人后却粗暴地践踏着法律;成都火车站派出所的部份警察同小偷“打成一片”;海南省纪委第一派驻纪检组原副组长张庆 由反腐者变成了巨贪;辽宁省沈阳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慕绥新,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沈阳市原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贾永祥,副院长焦玫瑰和副院长梁福 全,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实等人利用职权并和黑社会集团互相勾结的腐败大案……凡此种种,中共的公检法系统,有太多的公职人员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这是 拜江泽民时代一切向钱看的恶果。执法犯法,打击报复,没有监督,为所欲为。公检法是一个国家秩序和正义的维护者,如果他们的道德堕落了,成为扛着国徽的犯 罪份子,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甚至变成黑社会了,人民还有什么保障?

有关机关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建设工程,公安、检察院、法院,医疗,教育和组织人事,是群众心目中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最严重的5大领域。调查同时显示,5 大领域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引起了受访者的高度关注,其中38.54%受访者认为建设工程领域这一问题“比较严重”,38.53%的受访者认为公安、检察 院、法院问题“比较严重”,认为医疗领域问题“比较严重”的受访者比例达29.24%,认为教育和组织人事领域问题“比较严重”的也分别达到26.13% 和21.20%。

新闻记者是“无冕之王”,在国人的心目中享有特殊的地位,往往被认为是正义的化身和伸张正义的代言人。然而,为了钱,在现今的中国,还有多少记者记得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2002年6月22日山西省繁峙县义兴寨发生金矿爆炸事故,前去采访事故发生原因的新华社、《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生活晨报》的11位 记者收受当地有关负责人及非法矿主为掩盖事实真相而贿送的现金和金元宝,记者“报导事实真相”的职业道德就此葬送。在江泽民诽谤法轮功的宣传中,更有无数 记者为了私利出卖良知。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出逃的原“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在澳洲披露,他亲眼目睹中央电视台记者伙同“610”不法人员,威逼法轮功 学员景占义在电视上说假话作伪证。在中央电视台的这些记者身上,已经找不到记者的职业良知。这样的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弊病得不到暴露和疗治,民族怎会 有希望?

会计师本是靠诚信吃饭。因为真实的数据是商业、金融、经济决策的根本依靠。没有诚信的数据将可能带来可怕的灾难。会计师是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最后一道防 线。可是在中国,“会不会造假账”反而是衡量一个会计师“业务能力”的重要指标。一系列的财务丑闻,“中天勤的崩塌”、“黎明前的黑暗”、“立华现 象”……暴露出以诚信立业的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已经堕落成了造假的骗子。2001年4月16日,朱镕基在视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时,为该校题写的校训是: “不做假账”。同年10月29日,朱镕基视察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后,题字是“诚信为本,操守为重,遵循准则,不做假账”。这样一条基本的职业道德要求,竟然 成为校训,可想而知会计业造假到了什么地步。有人说,中国的会计师行业是新生行业,职业道德还没有健全起来。可悲的是,江泽民造成的追逐金钱不讲道德和诚 信的这个腐败大环境,已经不能给予新生行业一个健康的去建立自己的职业道德的机会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