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杨显匡  >  社会人生
欧洲专家:今日红色中国是资本主义和共产党独裁的结合体

54718

欧洲专家:今日红色中国是资本主义和共产党独裁的结合体


【阿波罗新闻网 2014-08-26 讯】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斯大林主义受难者协会”,以及后来成立的“共产党暴政牺牲者协会联盟”下的很多组织在欧洲和德国当代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留下了重要的 历史影响。八月二十三号是欧盟设立的“欧洲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受害者纪念日”,记者在二十二号采访了这两个协会的现任主席瓦格纳先生,在采访中瓦格纳主 席不仅介绍了他们所参与的“欧洲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受害者纪念日”的建立,以及今年的纪念活动,而且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比介绍了对于中国现状的看法,在 共产党统治下争取自由的经验



图片:共产党暴力制度受害者协会(UOKG)主席瓦格纳(Rainer Wagner)。(天溢提供)
图片:UOKG活动广告:清除议会中的国安分子!(天溢提供)
“斯大林主义受难者协会”,“共产党暴政牺牲者协会联盟”在欧洲现实和历史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具有重要的意义。该协会主席瓦格纳在记者的专访中谈了他对中国现状和年轻人争取自由的看法。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斯大林主义受难者协会”,以及后来成立的“共产党暴政牺牲者协会联盟” 下的很多组织在欧洲和德国当代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留下了重要的历史影响。八月二十三号是欧盟设立的“欧洲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受害者纪念日”,记者在二十 二号采访了这两个协会的现任主席瓦格纳先生,在采访中瓦格纳主席不仅介绍了他们所参与的“欧洲斯大林主义和纳粹主义受害者纪念日”的建立,以及今年的纪念 活动,而且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比介绍了对于中国现状的看法,在共产党统治下争取自由的经验。

瓦格纳主席曾经在东德共产党政权下生活三十一年,对此他介绍说,我是基督教神学工作者,是在当年东德开始学习神学的。在十五岁少年时代我第一次受到共产党 的政治迫害。那时候我企图逃离东德,但是没有成功而被逮捕关押了几乎两年。这是我在六七年第一次被关押。第二次试图逃离东德是在被释放后不久,六八年年底 又第二次被捕。后来在东德教会大学中学习,然后在教会中工作,并且开始从事抵抗共产党的活动。为此我一直受到监视,在我的同事中就有被秘密警察威胁,专门 监视告密我的人。后来我在一九八三年逃到西德,在西南德生活,从八四年在开始参加斯大林主义受难者协会的工作,现在除了是“斯大林主义受难者协会”、“共 产党暴政牺牲者协会联盟”的主席外,也是秘密警察监狱纪念地顾问委员会主席,柏林墙基金会顾问,以及一些援助共产党受迫害者协会和基金会的负责人和顾问。

关于他如何看待今天中国的情况,瓦格纳主席说,我是这样看今天的红色中国的,它现在处于一种非常令人厌恶的状况,它把资本主义和共产党的独裁结合在一起。 从德国看它,它是一种极为令人厌恶的、绝对的独裁政权,一种官僚制度高度集中的从上而下的控制,任何和它对立的意见根本不可能得到表达。为此,我们由德国 就能够看到它所带来的很多非常明显的严重后果,它现在已经带来的最糟糕的社会结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严重的剥削问题。我们还可以看到他们 对于环境保护措施非常缺乏,这造成中国环境普遍的急剧恶化。对资源的过渡使用和开发,最终可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灾难。我们也看到,它对于少数民族和族群的 威胁和迫害,如对维吾尔族问题,在西藏的问题,以及其它类似的地区问题。对于这些问题以及其它的要求民主、维护权力的问题,我认为共产党政权没有妥协的打算,甚至没有妥协处理的能力。

为此,瓦格纳主席以自己的经验特别谈了中国的年轻人应该如何争取自由。他说,对于年轻人,我 想说几句发自内心的话。他们应该有勇气争取自己的自由,要利用所有一切可能争取,如今天的网路,及其它一切可能得到信息,传播信息,从而开拓没有共产党宣 传的民主的公共空间,推动自己想要的图景。他们应该尽可能地利用每一个小的自由空间,扩展它,来对抗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的宣传。

(特约记者:天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