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杨显匡  >  善恶分明
改革开放之功不能与反人类罪相抵

54679

对邓持褒扬态度者,其误区就在于他们的逻辑思维上:只看到小道理没看到大道理。一位把十个病人治死了八个的医生,无论如何也不能算是神医,没治死的那两个 能算他的功绩吗?这样的“神医”只能是杀人犯,再挂牌骗人就是非法行医了。再借球赛打个比方,六四事件就相当于邓小平在替共产党守门,却为了显摆他个人球 技,故意把球踢进自家球门里,那么整个球队因这个臭球而造成的败局就纯属活该,其他球员的球艺再精湛也是白扯。邓小平搞“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 来”,先富起来的都是什么人呢?中国民间至今还流行着这样一个顺口溜:东方红太阳黑,中国出了个邓矮矬,他为自己谋幸福,他让人民各顾个!

照这些先生们的逻辑,古今中外如秦始皇希特勒斯大林等等暴君,都有他们的历史功绩“可圈可点”,但是别忘了,暴君们的“功绩”都是一种客观效果,这个客观 效果就是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某一社会在某一历史时期的经济发展。简单的说,享受这些经济成果的人民,其实是在大吃“非我族类”的人血馒头。比如嬴政灭六 国,统一文字和度量标准,修长城和高速公路等等,都是为了他自己的霸业(有史据可查),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这个“天下”是以无数“黔首”的生命为代 价的。用希特勒的逻辑,这个“天下”就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代价就是让其它国家民族做出重大牺牲。以现代文明的标准看,都是典型的反人类罪。

这些历史公认的暴君,要不要也象邓评价毛那样,来个三七开呢?没错,对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以几几“开”定论,的确是一种历史唯物主义,这种唯物主义表面上 看虽然是客观公正的,但它往往违背了人类社会的基本文明准则,忽视了对暴君定义的根本原则。如果都以功过是非参半几率来定论历史人物,那就不存在暴君了, 连罗马的尼禄皇帝和红色高棉波尔布特们也都有一定功绩了。我们说,历史定论和历史研究是两回事,功过是非属于历史研究,但没可能人人都是历史学家。历史定 论属于公理,是不容翻案的,翻也翻不成。

今天的中共为了给自己找执政合法性,把整个执政历史分成前三十年后三十年,意思是前三十年走了弯路,后三十年在邓的领导下已经纠正了错误,是无比正确的 了,因为经济得到了空前发展,GDP指数位于世界前矛,所以应该归功于邓的“改革开放”政策,很多基层共干在招商外资时也振振有词的说:我们已经不是过去 的共产党了。但是众所周知,邓在前三十年是中共的总书记,毛干下的所有坏事,邓都有份,而且是狗头军师。难道他不是反右运动的操刀手?难道他不是三面红旗 的旗手?再往早说,1949年中共西南局成立,邓是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镇反大规模杀人(主要是国民党军政投诚人员),武装进军西藏,都是邓小平的决 定。1950年,邓小平在第二次全国军事和政府委员会上提出立即没收地主财产,1951年,在第三次全会上,又首先提出农村合作化运动,这些建议都得到了 毛的肯定赞许并立即实施。

早在六四之前的1983年,邓就犯下了严重的反人类罪。1983年7月19日,邓小平在北戴河指示:“对于当前的各种严重刑事犯罪要严厉打击,判决和执 行,要从重,从快;严打就是要加强党的专政力量,这就是专政”。邓为了杀人立威,在八三严打中以个人意志践踏人权破坏法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 步,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颁布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及《关于迅速审判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程序的决定》, 规定对“流氓罪”等十几种犯罪“可以在刑法规定的最高刑以上处刑,直至判处死刑”,在程序上要“迅速及时审判”,上诉期限也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 法》规定的10天缩短为3天。仅在所谓的“第一战役”,全国就逮捕了一百多万人,判刑八万六千人,枪毙两万四千人,劳教十六万人。是继1950年镇反以来 规模最大的一次镇压运动。

如果说八三严打是打击“刑事犯罪”(包括跳舞搞破鞋偷鸡摸狗),即使其中也有不少“反革命罪”,这个借口也说得过去,但六四屠城,杀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和学 生,又如何淡化回避就能掩饰掉?仅这一件事,就足以定论邓小平的历史地位了。否则,为之歌功颂德的《邓小平》为什么刻意回避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不能不说, 六四事件到了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必须要拿到桌面上来给个说法,但官方拍摄《邓小平》的用意,就是要以他的“改革开放”之功来洗白六四事件的污名。其实,如 果没有六四屠城,邓也许是所谓的“功大于过”(尽管这个功是在维护一党专制)。但历史上对暴君的定论,从来就是以杀人如麻而确立的,人在做天在看,何况是 在现代文明的条件下?比如南韩光州事件,杀人并不多,和六四相比是小菜一碟,但是总统即使退休了也要上法庭,还有东德的昂纳克,要躺在病床上法庭,虽然他 们在位时也都有一定的政绩可圈可点,但都不能与反人类罪相抵。

杀人恶魔邓小平的“可圈可点”,无非是他的“改革开放”政策,但这种改革,不过是中国历史上历次变法的重演而已,如商鞅,王安石。。。。。变法的根本意义 在于维持专制政权。不要说邓小平,就算老毛没死,“四人帮”不倒,他们为了扭转经济颓势,也会“改革开放”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是改革开放的程度有 区别,是“步子”大小的不同,但性质是一样的,都要四个坚持,不存在“姓社姓资”的问题,比如毛远新就搞了“社会主义大集”。事实上,在七十年代老毛活着 时,中共就已开始向美国靠拢了,在文化领域也有所解禁。之所以“反击右倾翻案风”主要是因为邓启用了一大批“走资派”老干部,弱化“造反派”在革委会中的 领导地位,所以左派认为他是否定文革,从《决裂》到《月亮湾的笑声》等电影,生动的描述了这一时期的社会状况。

邓小平主持反右,搞八三严打,六四屠城,已经给自己做了历史定位,这个定位其实和萨达姆卡扎菲的统治没什么不同,和老毛相比,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拍《邓小 平》这部戏,是因为老毛在国际社会名声太臭,中共统治前三十年几乎没有什么亮点,中共再树立老毛这面大旗,略嫌底气不足,而邓则是香臭参半,毕竟西方欧美 大财阀们也得到了好处,所以后三十年很重要,要树立邓小平这面大旗,但是,就连《邓小平》的编剧自己也承认,1986年以后的剧情不好写(应该是不敢 写)。邓小平,是自己把自己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怪不得人民,这里应该说邓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遗嘱死后骨灰撒在大海,免去了后人对他的焚尸扬灰。而毛泽 东的腊肉,尽早有一天会遭到鞭尸,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华国锋也算做了件好事,留给了中国人民一个从行动上伸张正义的机会。

 

改革开放之功不能与反人类罪相抵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19505&fromuid=38369
(出处: 阿波罗网论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