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杨显匡  >  善恶分明
残害善良民众 周永康百死犹有余诛

54641

残害善良民众 周永康百死犹有余诛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蒋云宏,四川省成都空气压缩机厂工程师,记录了因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身陷牢狱的经历:

“2000 年1月,我被送到四川省资阳大堰劳教所入所队……警察叫来几个狠恶的犯人,把我按在地上强行扒光上衣,并用细绳索紧紧地捆绑起来,然后踩着小腿将我拉起来 按在地上跪着,警察说这是“向政府悔过”,接着入所队队长用鞋底在我脸上嘴上一阵猛打狠砸,我很快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口鲜血,晕死过去。

“几 天后我被调到严管组,在这里,大拇指粗的铁棍在我的背上打弯曲了还要再打直回来;竹棍在我的后脑勺敲打出一个个血包;碗口大的木棒向背上、肩上狠毒地戳 击;细竹条把赤裸的背部抽打得血肉模糊;砖头或更大的硬物从远处随时砸来……我被强迫做奴工,制鞭炮。而制鞭炮用的浆糊里被恶警们加入大量的硷,我的双手 很快被腐蚀得血肉模糊,每搓动一次都伴随钻心的疼痛,每张制鞭炮用的旧报纸上都留下我的鲜血……”

这些触目惊心的文字所记录的,只是发生在四川省大大小小的监狱、劳教所中的甚是普通的一幕,四川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省份,如此惨剧夜以继日的被重复上演,而这一切惨剧的策划者、指挥者、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却因此而平步青云。2002年,没有任何公安工作背景的周永康以公安部部长身份应召进京,成为江泽民手中的人权恶棍!

周 永康成为公安部长后,仅三年间,明慧网报道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就由700多直线上升至2940名,当然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真实的数字远不止 此。既无红二代血统,亦无官二代背景,周永康的上位凭的是一路虐杀,2007年周永康不仅坐上政法委书记的交椅,还跻身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列。大权在握的周 永康,除统管公、检、法、司,还通过下属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610”办公室,有权干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成为 名符其实的中共“第二权力中央”。这一期间,周永康以维稳名义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每年维稳预算高达1100亿美元,直超国防经费!从公安部部 长至政法委书记之十年间,周永康在全国大兴冤狱,人世间几如地狱界。

绕过中共封锁,辗转转出的骇闻被登在明慧网上。翻不到头的链接指向一则又一则的迫害消息,任你随手点开哪一段,字字都是泣血而成。

湖 北省赤壁县六旬老媪刘晓莲,饱经迫害而正信不改。周永康上任公安部部长的第一年,刘晓莲在当地看守所遭受五马分尸的酷刑:“在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 长邓定生想出了五马分尸的刑罚。他们叫四个犯人抓住老人的四肢,邓定生亲自抓头,五个人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就被撕开,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 脱节。恶人们哈哈大笑,轮班用五十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打老人羸弱的身体,几乎打了一天,将老人的全身骨头几乎都打断了,巨大的痛苦使老人昏死过去……不 知过了多久,刘晓莲缓缓苏醒,邓定生见她没死,又想出一个恶毒的念头,说老人的脖子被拉出来太长了,不好看,他抓着老人的头用力一塞,可怜的老人又昏死过 去。”

2003年,警察对刘晓莲实施新一轮“转化”(即强迫其放弃信仰):“一轮毒打后,刘晓莲的头上血肉模糊,四肢、脚骨、手骨、胸骨、 腰尾骨再次全部被打断。凶手以为她死了,把她丢到花园的水池边,可刘晓莲又活过来了。凶手们已经完全丧心病狂,老人躺在地上,恶徒们用皮鞋踩着老人的四 肢,在地上又踩又搓,将她四肢关节全部搓开踩断,最后,她的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头,有些骨头从中间裂断开,伸到外面…… ”

在饱尝累计5年4个月的非法拘禁与非人折磨后,刘晓莲老人于2008年被周永康治下的610虐杀。上面的文字所记录的只是她生前所遭受无数暴行中的两个片断而已。

北 京法轮功学员张连英这样叙述她在2008年奥运期间,被中共绑架至马三家遭受的非人迫害:“由于不转化,坚持信仰,我被上了二十多次抻刑,很多人被上抻刑 几小时就变成残废,而我被上抻刑时,有时一抻就是几天几夜,在持续疼痛中,汗水把衣服湿透,头发也一根根飘落在地上;有时衣服被撕烂,被扒得一丝不挂地抻 挂起来,特管队大队长潘秋妍揪我乳头,还拿床板往我身上抡打,直到被抻昏过去。潘秋妍还曾拿相机给我录像,并说:‘给你录像,把你不穿衣服的样发到明慧网上 去,让他们都看一看。’……我被无数次用电棍,木棒、床板、手铐殴打;被用各种折磨人的姿势铐挂,被用电棍电大腿内侧,电腋窝下,电颈部、脸部、手指、腰 部,直到皮肉被电糊。恶警揪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桌上撞;用开口器翘我的嘴,直到鲜血直流;用食堂炒菜的大勺子往我的嘴上砍,砍得鲜血流了一地时,恶警马吉 山又拿来绳子在我的嘴上来回的拉……”

正是无数个如此人性无存,丧心病狂的场景撑起了周永康的所谓“政绩”,这一幕幕惨剧足以令任何一个体 热尚存的人为之震悼,却仍不能令周永康就此收手。比之不惜实施虐杀以胁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官至公安部长的周永康更全力致意与当时中共政法委书记 罗干相勾结,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向全国推行。在周、罗操控下,中共公检法系统、军队、武警、医院系统被整合为从事活摘器官的遍布全国的犯罪网络。 从周永康升任公安部长的2002年开始,大陆每年器官移植数量呈蘑菇云式的爆炸增长。这一时期的中共各大军医院、武警医院都在争相鼓吹自己从事各类器官移 植的成功案例与数量。据大赦国际估计,在截止2005年的中国器官移植高峰期,中国各大医院实施的四万多例移植手术,其器官来源无法解释,而这些器官的等 待时间,多在一至两周即可。中国器官移植的黑色蘑菇云下,隐藏着的是由数万至数十万法轮功学员组成的活体器官库!而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的关 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证据中,李长春亲口说出,周永康具体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周永康作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人棍,所犯下的罪 行,无论惨裂程度,无论邪恶性质,都足令德国法西斯,日本731部队,以至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恐怖组织都望尘莫及的!

周永康罪行之重大,百 死犹有余诛。更何况,在国人冷眼多时,于中共所谓反腐的权斗路数早已心知肚明的当下,世人对周案之关注除了在于量刑,更在于如何治罪。任何对周案核心罪行 之回避,哪怕是搬出被周家贪污的1000亿赃款,也不过是对周案的刻意谈化与掩盖包庇。对于周案,必要明告天下的,不是周永康如何贪污、如何渎职、如何腐 败,而是其作为江泽民之第一人权恶棍,如何在十五年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如何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如何造成数百万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而周永康之终局, 必须体现的是正义对邪恶之审判,必将彰显的是善恶有报之天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