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显匡]首页 

杨显匡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杨显匡  >  社会人生
中国经济谎言及危机 中共不敢公开的真相

54638

经济灾难:透视GDP神话

在库恩的《江泽民传》里,大吹特吹了江泽民的经济功劳,很多人也以为中国经济形势很好,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看到在这一片“繁华”下面,到底掩藏着多少见不得阳光的阴暗,看到经济表面繁荣的实质是什么,以及中间存在怎样的陷阱和危机呢?

中国经济平均发展速度落后其他国家

中 国上海在30年代的时候非常繁荣,民营资本非常发达。但中共掌权之后,经济资源完全被收归国有,中国民间经济力量遭到了很大的压抑和摧残。中国的经济资源 更因为计划经济的原因而无法充分发挥作用。这种状况在80年代初的时候才稍为改变,但那只不过是把中共原来剥夺的百姓财富还回民间,百姓的经济创造力少受 压抑而已,所以这算不得政府的什么功劳,更无法算到江泽民头上去。

过 去几十年来,各国经济都在增长。中国人勤劳刻苦,中国经济增长完全应该比其他国家更快。但事实上,中国在世界经济总量中所占比例是递减的。在经历了二战、 内战、韩战的连续破坏之后,中共建政之初的1955年,国民生产总值尚占世界总额4.7%;至江泽民从政治舞台全面退出之前的2003年,中国占全球国民 生产总量的比例跌至不足4%。中国同先进国家和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越拉越大。中国人均财富居世界后列。

充满水份的经济增长数据

江泽民自己喜欢说大话空话,也喜欢别人唱赞歌,采用“数字出官”政策,片面强调GDP数字。因此各地争相造假,GDP数字严重不实。

中 国国家统计局一位官员在接受《金融时报》关于中国统计做假问题的采访时说,“(中国)有很多问题单靠统计局是无法解决的,尤其是与政治相关的问题。 ”经审查,全国85个城市隶属于四大商业银行的670多家分支行,有高达98%的银行做假账、虚账,并持有二至七、八本各种形式的帐册,应付检查。连朱镕 基本人都说,他拿到GDP数字,都得打个八折。

有 几位研究中国经济多年的专家发现,1997到2000年间,官方数据显示经济增长24.7%,可是同期能源消耗却下降了12.8%,而中国经济效率并没有 怎么提高。这说明经济增长数字不可能有那么高。香港CLSA经纪公司年度报告里说:“有关说明中国经济增长全球最快的‘数据’,其价值不抵用来写它们的 纸。”“我们无法预测中国2002和2003年的经济增长,因为我们缺乏最基本的统计信息来构造哪怕最粗糙的预测模型。”

经济的畸形发展

江泽民倡导的经济发展走的是非常畸形、也不可能持久的道路。

在 很多地区的经济发展中,是以国有资产的变相拍卖为基础的。很多国有工厂把厂房一卖,或者找个外商,把厂房一折价,就产生了巨额“利润”。但这种利润,不过 就是国有资产的出卖、而且往往是贱卖,原来没有进行计算的财富价值进入市场而已。那些财富本来就存在,本来也属于老百姓,不过是被中共非法掠夺,成为没有 价值的黄金,现在又重新释放出来罢了,而不明就里的人却很容易被欺骗。有研究表明中国国有资产大量流失,金额高达五万亿元,而2003年中共官方公布的含 水份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才只有11.7万亿元。

由 于官员盲目追求经济增长,中国经济一直靠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效益并没有得到提高,作为主体的国有经济亏损状况一直没变。2000年中国万元GDP能 源消耗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3.4倍,日本的9.7倍。这样的经济增长,是无法持久的,也是世界和后代子孙都无法承受的。权威杂志《经济学人》认为,中国 经济投资过度,投资占GDP比率高达40至45%,没有一个经济体可以承受。《经济学人》还说,如果投资者是用自己的资金投资,中国那些过剩的水泥厂、钢 铁厂及汽车工厂等,可能不会被兴建。改革开放25年来,经济增长了6倍,而资源的消耗却增长了几十倍。如果算上生态成本,中国经济增长将为负值。

隐患和危机

中 国经济外贸依存度非常高。2004年中国GDP为1.65万亿美元,对外贸易额达到1.1547万亿美元,外贸依存度约为70%。这种依存度隐藏着非常大 的风险,因为外界因素的问题就可以引起中国经济的震荡。事实上,中国的经济很大一部份都是靠外资支撑起来的。偌大的中国,利润竟然有一半是外资创造的。国 有企业则大部份都处于亏损状态,缺乏国际竞争力,是银行的无底洞。这深刻说明了中共经济体制本身的问题。一旦外资撤离,中国经济不堪设想。而现在吸引外 资,不过是靠廉价出卖的国有资产,廉价出卖中国工人的劳动,靠中国工人的勤劳付出。这都是牺牲国人利益换来的,如果中国经济不能实现转型和提高效益,生产 越多中国人就被剥削得越厉害。

中 国的经济相当不均衡。中国几乎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悬殊的国家。“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已经不足以形容贫富的对比。据中国社科院的调查,占人口75%的 农民在中国财富总额里的占有比例不超过4%。也就是说,农民人均财富拥有额仅为城市人均的1/72,即1.3%。八亿农民真正是一贫如洗。所以我们一方面 看到豪宅名车供不应求,而另一方面许多人却靠卖血、卖肾维生。因为地区发展的不均衡,内陆很多省份仍属于“第四世界”、“第五世界”;因为收入分配不均, 全国有二亿多贫困人口还挣扎在国际公认的最低生存线(每人每天收入1美元)以下。因为普通百姓的收入并不高,老百姓买不起产品,中国经济长期内需不足,经 济不得不高度依赖出口,风险增加。其实大陆近年来持续的高增长依赖着巨额的财政赤字,以带动不景气的国内需求,掩盖实际上增长非常缓慢的经济,维持着表面 上的虚假繁荣,但长期下去问题必然浮现。

人们所看到的经济繁荣,一个重要原因是经济财富向少数地区和人手里积聚。但这却不能掩盖多数人的贫穷状况。一旦社会不公引发民众不满情绪发作,整个社会马上就会陷入危机。

中 国的金融业更是危机四伏。标准普尔估算中国银行的坏帐比例在45%,也就是说老百姓的银行存款有一半都打了水漂,而江泽民仍然在利用国债、股市和楼市圈老 百姓的钱。据国内财经网站的股民调查显示,2001-2005年4年以来,在沪深股市开户的7000万股民中,有超过94%的人亏损一半以上。2005年 6月6日上海股市在4年漫漫熊市之后终于跌破千点大关,创下自1997年2月27日以来,近9年的收盘新低。中国股市市值从4年前的1.7万亿元缩成 7000亿元,1万亿元的市值人间蒸发。有股民在网上贴出卖肾的帖子,以求还借来炒股的钱。美国著名的布鲁金斯研究所首席分析师拉迪警告,中国大陆的公共 债务和银行坏帐的增加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庞大的不良贷款与政府借款,将拖累大陆金融体系,中国大陆随时可能发生金融灾难。

因 为官员的腐败,中国财政状况坏得透顶。里昂信贷证券曾对中国县级政府负债情况做了全面估计,认为中国的县级财政债务为3万亿元,占到当年全国GDP的 30%左右。2003年底,温家宝下令对村级财政进行清理,发现村级财政不仅欠下了银行、信用社高达四千个亿的呆帐、死帐,而且欠下了农民个人高达三千个 亿的借贷资金。江泽民时代养育的官员们早已吃肥了,长“壮”后开溜,而村级组织的财政却债台高筑。但这还是保守数字。巨额债务像是悬挂在地方政府头顶上的 烈性炸药,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失业率居高不下是另外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中国失业率达百分之二十以上,是世界失业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城市失业者三千多万,农村有一亿多余劳动力。大量的无业人口形成对社会稳定的严重威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表面的经济繁荣之下隐藏着可怕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